水墨黛青

穷途

双泉法:

忘羡,短篇一发完。时间夷陵老祖期间,别混哦∠( ᐛ 」∠)_(略意识流)


——————————————————————
1.
魏无羡惊喜道:“含光君!你为何在此?”


蓝忘机淡淡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夜猎经过。”


魏无羡点点头。


蓝忘机似乎是想了想,道:“此处是姑苏。”


魏无羡又点了点头,道:“不错。很对。”


蓝忘机半响无话,二人看着似乎在十分尴尬地站着,只是一个面色肃然,一个放松得不能更放松,看似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实在与尴尬搭不上边。


魏无羡瞥了他一眼,见这个人还在这站着不动,像是在等什么。魏无羡有点想笑,却生生给憋住了:“蓝二公子,我就是带了人来姑苏看看玩玩,你且不必管我,我不会造作的。你大可放心。”


蓝忘机道:“温苑。”


魏无羡露出一副“天啊你怎么看出来的”表情,道:“……蓝家还会读心术不成?”


蓝忘机垂眸:“你手里。草织蝴蝶。”


魏无羡下意识收了收手,笑道:“你眼神还挺好用。”


蓝忘机道:“他在哪。”


魏无羡耸耸肩:“找不着了。”


蓝忘机:“……”


2.
蓝忘机于是莫名其妙地开始和魏无羡一起找孩子。


虽然是两人在找温苑,但魏无羡一脸的不在意,似乎丢了人的不是他自己一样。反而是蓝忘机一直在很认真地四处寻找,偶尔询问一下过路人,倒是比魏无羡感觉还要着急一些。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刚刚与他见面时面容上的严肃和冷然似乎融化了些许,现在看起来,眉角松开,眼角柔和,似乎心情颇好的样子。


但整体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魏无羡想,看来是我多心了。


小孩子丢了最令人头疼。更令人头疼的是弄丢了人的人还全然不在意。魏无羡趁着蓝忘机去询问路边摊主的时候,跑到苹果摊子前,用两张驱邪符跟摊主交换了一个苹果。


苹果又甜又脆,魏无羡咔嚓咔嚓咬了几口,蓝忘机闻声回头。


“何处?”蓝忘机问道。他的目光直直地、很认真地落在了魏无羡脸上。不知怎的,魏无羡竟觉得一阵心虚,苹果也不啃了,连忙道:“就在前面,就在前面!”


蓝忘机毫不怀疑,抬步施施然向前面走去。魏无羡捏了捏手里都快散了的草织蝴蝶,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他发现,原来蓝湛这个人,很是喜欢管闲事。


温苑今天的确是想出来玩了,魏无羡心情颇好地答应下来,依着他的要求来找“有钱哥哥”,谁知一转眼小孩子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也不怪魏无羡不在意,他给了温苑一张纸符,但凡碰到什么危险,把纸一撕,哪怕魏无羡远在千里之外,也能感知到。


但他就是不想告诉蓝忘机这件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也许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有人陪着闲逛的感觉——在他看来的确是闲逛,也不是个矫情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就想找个人待一会。


抑或言曰,刚刚蓝忘机同他踏出第一步,他就不想再自己一个人走了。


实在是……


3.
温苑一把抱住了蓝忘机的腿。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魏无羡不禁咧嘴就笑。蓝忘机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缓缓抱起温苑,抚了抚孩子的头发,转过头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道:“好,我懂。我以后一定好好看他,不叫他乱跑。”


温苑在蓝忘机怀里寻了个合适的姿势,头一歪,颇有安全感地睡了。叫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跑了半日,魏无羡没有丝毫愧疚感,心想,原来蓝湛的胳膊这么舒服,一上去就能睡着。


蓝忘机抱着孩子慢慢前行,魏无羡也不知他要去哪,也不想知道,就这么跟着。可这清冷美男子一脸严肃地抱着孩子的画面够温暖,也够滑稽,魏无羡看了几眼,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蓝忘机投来询问的眼神。


魏无羡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只是第一次见含光君抱孩子,这还真是……”


他想了想又煞有介事地道:“以后含光君和娶的仙子生的孩子一定得老实点。”


要不可受不了蓝忘机这看起来冷冰冰的怀抱。


蓝忘机突然止步。他扭头看向魏无羡,道:“不会。”


魏无羡愣了一下,也不知他说的究竟是不会生孩子还是不会娶仙子。但他已经回过了头继续向前走着,魏无羡也不好再去问,只能接着跟上去。


走了半天,魏无羡终于发现景色不太对,竟有种愈来愈熟悉的感觉。


这是去云深不知处的路,他少时曾经走过很多次。


4.


他停住脚步,不再往前走。蓝忘机也回过头,清清冷冷地望着他。


正值黄昏。蓝忘机的面庞逆着光看着不是特别真切。魏无羡想仔细辨别他的表情,却只是徒劳。不过这人脸上最多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了,魏无羡低下头,踢了踢脚边的石子。


魏无羡低声道:“蓝湛啊,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放弃了。”


蓝忘机没有说话。温苑在他怀里扭了扭,似乎是不知为何这个人的胳膊突然僵硬了起来,换了个姿势,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蓝忘机道:“魏婴。”


“随我回去罢。”


魏无羡丝毫不意外他会这么说。只是感叹一声终究殊途亦殊归,他与蓝忘机,到底是两相对立了。


“蓝湛,”魏无羡摇了摇头,“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跟你回去。”


就算无处可去,蓝家也不会是他的去处。


“……为何?”蓝忘机的声音难得带上了一丝情绪,“魏婴,修鬼道损心性。”


魏无羡扯着嘴笑了一下,似是嘲讽。他道:“我知道啊。”


“蓝湛,如果每次见我都要让我跟你回去的话,那咱俩还是别见面了,省得你看着我邪魔歪气,我还觉得膈应。”


蓝忘机一时噤声。魏无羡走过去,一把将还在睡梦中的温苑拽下来,温苑一脸迷茫,叫了声:“有钱哥哥?”


魏无羡把他夹在胳膊下,扬声道:“走了,你只能跟没钱哥哥玩了,开不开心?”


小孩子没睡醒,又乍一听到这个“好消息”,顿时小嘴一撅。


蓝忘机就这么看着他离开。魏无羡大踏步地走,背影带着显而易见的潇洒,蓝忘机却觉得,他并没有多开心,反而会这样一路走到黑,直至看不见。


他终究是没有追上去。


云间,是云深不知处的钟声。


5.


不夜天城。


蓝忘机听见了那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心里一惊,再回头,便是那人生生扭断少年脖颈的残忍模样。


魏无羡!


晚了,还是晚了。阴虎符合二为一,凶尸破土而出,带着血腥的怒意和狰然,向这战场上每一个生灵展开厮杀。


魏无羡在他们中间,面容扭曲。悔恨、怒掺杂着毁灭一切的快意,仿若被魂灵吞噬了神智。


蓝忘机一刻不等,避尘削风般带着他来到魏无羡面前。


蓝忘机道:“魏婴。”


魏无羡歪了歪头。他嘴角还残留着别人的血液,眼睛血红,活像一个吃人的恶魔。


魏无羡道:“蓝忘机。别挡在我前面。”


6.
蓝忘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冷然道:“随我回去!”


“滚!!”魏无羡大吼一声,可他瞳孔涣散,不知是不是在吼眼前此人。蓝忘机固执地拉着他,魏无羡怔怔看着自己胳膊上那只白玉般的手,忽地粲然一笑。


“你也要阻我,”魏无羡喃喃道,“蓝忘机,你也阻我。”


已经有凶尸向他靠近,蓝忘机不为所动,道:“随我回去。”


“我要是不肯呢?你把我绑回去?”魏无羡笑得肆意。凶尸成群,把他们两个围在中间,“蓝忘机,我敬你不假,但不意味着,我能一直这般容忍。”


凶尸仍在增多,魏无羡已经神志不清,面色苍白,只有眼睛和脸上的血迹带着惨烈的红,恶鬼罗刹也不过如此。这场浩大的战役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神智和力量,他在强撑着自己,报仇的意志支撑着他去完成这如同使命一般的“任务”。


他挣开了蓝忘机的桎梏,一步一步走向前方。


“我已经无路可退,一无所有,”魏无羡道,“含光君,莫要阻我。”


蓝忘机收回手,直直地凝视着那道远去身影。


他当真……没有退路了么。


7.


乱葬岗还是一如既往得死气沉沉,寂寥伴随着鬼气肆意横生。蓝忘机早已不知第几次在这个地方奏《问灵》,仿佛一切成了既定的规矩和习惯。


泠然的琴声和这地方形成鲜明对比,不少鬼魂凶气退避三舍,杂草丛生,似乎只有蓝忘机所处之处是一方净土。


一缕游魂慢慢凑了过来,不怕死地围着蓝忘机转圈。


游魂似乎生前灵力强进,死后也如同一个透明的活物一般来回飘荡。


蓝忘机顿了顿,奏琴问道:“汝乃何人?”


游魂似乎很高兴,回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死了好久了。”


蓝忘机又问:“因何而故?”


游魂沉默了一会,道:“似乎被很多人打死的。也许我生前,很讨人厌。”


蓝忘机手抖了一下。


他想了想,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可有归宿?”


游魂没有立刻回复,跳了两下,围着蓝忘机转了一圈,道:“天下之大,皆是归宿,哈!”


蓝忘机闭上眼睛,再睁开,那缕游魂已经不知被吹去哪了。


他看着灌草深处,久久不动。半响,蓝忘机收起了忘机琴,趁日落离开了乱葬岗。


皆是归宿啊。

评论

热度(230)

  1. 水墨黛青双泉法你是沙雕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