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黛青

【忘羡】在狰狞中开出花(完)

湾仔码头:

0.


 


我姓魏,名无羡。


出生的时候有个老道士说我命定孤寡,襁褓中的我对他一顿呸呸。


不过,养大我的人姓江,我母亲的名号是藏色散人,我兄弟我爱姐都姓江,天天骂我的人姓虞。


总之,没一个姓魏的。


 


我小时候在街上流浪,父母双亡,后来被江枫眠收养,日夜宿于莲花坞,越来越牛逼。吃了人家家的饭,唯独名字还留着自己的根。我爹留给我一身筋骨,我娘留给我一生傲气。他俩该说的什么也没说,估计就赌我一把能干穿天地。像我这样的品格样貌,搁哪儿哪儿不是个男主角,不说所向披靡,总也能吃香喝辣。有一个靠谱但是脾气不对的哥们,有一个温柔又体贴美丽的好阿姊,就差一个秀外慧中,清丽绝伦的人生伴侣。


 


我叼着草躺在江家青瓦上做白日梦的时候十一岁,那是个蓝天绿草不知天高地厚的好年纪,我刚刚偷着学会了喝酒,又打算和哥们一起去修道名门蓝家学习。我听说蓝家的道也高深人儿也美,就是饭菜和管事的人差强人意了点。这都是历练,我告诉自己。假以时日,凭我天资聪颖,定能位列三尊,做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有个知心知理的爱人。


 


彼时我十二岁,彼时我尚年轻,年轻到以为日子的好就是莲花坞的水,就是时光如溪碧波粼粼。那时我想要去爱,去笑,去行走江湖,等着遥遥无期的而我闻所未闻的巨锤将我击垮,但我有一人在旁,便无所畏惧。


 


可多牛啊,魏无羡。


 


去蓝家的前一天我喝得酩酊大醉,我告诉江澄在梦里我肆意飞扬,万里驰骋,江澄不屑地告诉我那天我在卧房房顶傻笑,像个呆子,最后是师姐帮我盖上了被子。


 


1.


 


蓝二哥哥是我的熟人,不是我的哥哥。


 


蓝二哥哥有个好哥哥,他和他哥哥是蓝家新的希望。


 


我身为魏无羡的时候很少叫他蓝二哥哥,我喜欢直呼他的大名,在毫不留情,毫无亲昵的称呼之下,我那像白云一样飘飘悠悠又转瞬即逝的爱恋被掩藏得很好,他道我调皮不懂事,就爱招惹他,我道他厌我略聒噪,只想把我赶出蓝家,赶得越远越好。只是我从未想过,这个次次因为天子笑对我横眉冷对的人,比谁都希望我能留下。


 


留在蓝家,永远留下。


 


但我是谁?我是魏无羡,魏长泽与藏色散人的儿子,吃着江家的饭长大。我有把好剑,名曰随便,你们看见没?就凭这把剑,天下邪佞都不是我的对手。我是风是云是天边转瞬即逝的明星,蓝二哥哥是青山是绿水是一颗万年不老不死的松柏,我在落入人间之前看见了山顶的他,在那时我想,我是一个注定要为苍生献身的侠,也许最终我是一个好人,或者一个坏人,但他会一直是一个好人。


 


他那么好,好到也许他吻我一下,我就会变成一个好人,我就会安然落地。


 


我路过他一次,我偷偷地笑了,于是我路过他许多次:在蓝家,在学堂,在云深不知处,在世界各方。嘿,你看日子还是那样的好,我再不留在莲花坞,而是跟着蓝二哥哥天下跑。我把我小心翼翼又放肆无极的心脏藏在阔袖中,我在无数次路过蓝二哥哥的时候给他看这颗心的一个角,明了也好,不明也好,这就算是表白了,这就算是我青春年少时对那日日夜夜荒里荒唐的醉酒与遐想的一个交代。


 


“喂,蓝湛,你能不能笑一个啊?”


 


他扭过头来,不喜不悲,不怒不嗔,我的心对着这尊冰山一样的面孔软得像怎么拢也拢不起的温水。我说,蓝湛,你与我一同行走江湖。他不置可否,我说,一同杀尽天下邪佞,他却教育我要感怀为上。但我是谁?我是魏无羡,我有藏色散人的骨头,吃着江家的饭长大,我那混蛋哥们还不如我一般锋利,我是刀,是剑,我以恶为器,斩天下不平。


 


蓝湛不是我,他是个好人,而我可能是个好人,更可能是个坏人。


 


蓝二哥哥,我喜欢你啊。


 


你只知道十几年后我在生死攸关对你大喊,那么这份喜欢在全世界的人面前轰轰烈烈地绽放。可是它出生的时候只有我知道,在娟娟溪流之下,一朵花,从泥土中抬起了头。


 


十几年,它无数次随着魏无羡波折的生命在洪流中起起伏伏,它没有死,反而越来越强大。被反噬杀不了它,它藏匿在我灵魂的每一个角落,与骨肉烙印在一起,有朝一日,它终于冲破了桎梏,在死生之寂,带着玉石俱焚的决绝和毫不犹豫的冲劲破土而出。让世人惊愕。


 


为什么它这样坚强?因为我就是这么喜欢蓝二哥哥。


 


2.


 


魏无羡最终成为了一个坏人,这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


 


在莲花坞叼着草妄想成为一把劈开天地的剑的12岁的我,是无论如何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和一群死人睡在一起的。说实话,乱葬岗的天和任何地方的天都一样,平静澄澈,仿佛一面照尽往生的镜子。和凶尸打交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曾经不学无术地看一些旁门左道,如今也算派上了用场。


 


只是很寂寞。寂寞的时候会听到自己的心跳,也会心中翻涌起思念。


 


一种不刻骨,只是偶尔敲打神经的丝丝思念。


 


我很快就能控制凶尸为我所用,这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么难。很多事你做了,才发现不过是虚有其表。他们只不过是不敢背负坏人的头衔,从而躲在正道之下被条条框框所束缚。而我,而我无所选择。我把金丹给了我那混蛋哥们,我不想告诉他真相,有些事说清楚不好。


 


有些事说清楚不好,魏无羡已经是个坏人,他从天边坠落,只深深看了山顶那棵松柏一眼。乱葬岗的傍晚时分,天慢慢在西边死去,心里寂寞而凄凉,生命就这样被广袤无际的天地所夺。杀死我的不是温晁,不是凶尸,而是十二岁时一场短暂而美妙的梦境。我梦见我化身天边的一颗明星,在玉立松柏的面前,迅速坠落。


 


我路过了他,我的蓝二哥哥。


 


我没想过能活着走出乱葬岗,哪怕吃了江家的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依然如此。我放弃了那混蛋哥们,我的好师姐,我与凶尸们玩一场别开生面的游戏。我用鬼道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猜测他们的往生,这个游戏很不公平,因为他们死了,而我活着,我看他们一清二楚,而他们,看不透我。


 


我猜到他们谁因为什么而死,有个人十分有趣。他说他年少时爱上了一个少女,后来他们诀别,后来他度过万般艰难的一生,他以为他忘记了她,只是死了之后,她回到了他四分五裂的脑子里,从此他成为了一具凶尸,而她死了也不放过他,变成了扎在他心口的一根细细的银针。


 


我突然觉得这个游戏很残忍,残忍且无趣。


 


在被丢入乱葬岗的两个月二十九天的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蓝二哥哥向我挥剑相向,我将我所知的所有恶言秽语都丢向了他,后来他再也没有沉默着离开,而是挥舞避尘。避尘成了一根细长的银针,它不顾一切,扎在了我的心口上。


 


我醒来的时候,天行将既白,天如明镜,照尽我空无一物的往生。


 


那一刻,我知道魏无羡已经死了。


 


3.


 


魏无羡从死亡到死亡,其实还过了一段时间。


 


我觉得夷陵老祖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我不老,但是旁的人仿佛觉得带上个老字,就显得挺厉害的。我把陈情插在腰间,想象蓝二哥哥站在街头,旁的人唤他含光老君,颇有些仙府高人的感觉,若不配上一把银白的鬓发仿佛也担不起这个名字。那他就在我的眼中老了,依旧是那松柏一般的挺立,只是袤袤苍穹,他只茕茕孑立。


 


我有点笑不出声来,尤其是,他此刻还站在了我面前。


 


他的眼神有无奈,也有悲悯,独独没有我想看到的那份愤怒和嫌恶,这更让我难办。他唤我魏婴,而我偏希望他唤我夷陵老祖。魏婴已经死啦,死在乱葬岗日渐沉沦的夕阳之中,他死得很平静,没有遗憾,他用他的方式告诉了心上人他的一切。而夷陵老祖和那些个劳什子都没个关系。老祖是个凶尸头子,同类相聚,他也就是个行尸走肉的。


 


可蓝湛呼唤魏婴的样子仿佛在呼唤一个极其重要的故人,我从未知道魏无羡或许对他如此重要。他要我回头,我装模作样地站在伏魔洞里回头。他语重心长,告诉我回头是岸。我则思考再三,告诉他回头只有面石头壁,坑坑洼洼的,上面缝里还有老鼠屎。


 


他走了。


 


魏无羡再一次路过了他的蓝二哥哥。


 


之后不夜天城杀他个利利索索,三千里血尸红遍天际。你看那色泽鲜艳的红,是不是很像乱葬岗杀人不见血的无尽夕阳?


 


他爱的人啊都离他而去了,他们说他是命定孤寡。他的父母,他的养父母,他的师姐,他曾经要好的兄弟。都在岸的对面冷冷地看着他。那条河从小至大,最终波涛汹涌,冲垮了一切,它变成了红色,那是夷陵老祖合并阴虎符杀下人命的血。


 


我最后失去意识之前,看见的是一个人正拼尽全力淌河过来。他原本是一颗立在山巅的松柏,然后他拔了他的根,砍了他的脉,以生命为代价,趟过了那条血河。


 


蓝二哥哥,是我喜欢你啊。让我走向你吧。


 


而我张了张口,却什么也不知道了。


 


4.


 


在我还是魏无羡的时候,我没有怎么叫过他蓝二哥哥,当我成了莫玄羽,我有了大把的时间去叫他这个称呼。


 


十三年的时间长么?我不知道,我睡了一觉,睡得还挺踏实的,没怎么做梦。直接从深度睡眠中醒来,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还说我装死。这可就冤了,我那是真的死,死得透透的,不然你来装,能装十三年?


 


这么想想,十三年挺长的。


 


十三年长,曾经少年已成过往,十三年也不长,这时间只让撕心裂肺成了阵阵隐痛,而决计不可能彻底烟消云散。这个道理我懂,你看,我死了一次,仍然忘不了蓝二哥哥。但他不一样,他是山巅之松,十三年该见过多少的流星,怎么会记得区区一颗魏无羡?


 


这段时间也是快乐的,死去活来的我又回到了当年去蓝家求学的时候,我缠着他,就想看他失态的样子。可他变了,变得让我十分陌生。有时候我想,十三年,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我不可能在呆在同一个蓝忘机身边。也许在许多平行世界里的蓝二哥哥,已经死了。他或许死在屠戮玄武之处,或者死在了魏无羡被丢入乱葬岗之时,又或者,在血洗不夜天的时候,他被魏无羡亲手给杀死了。


 


这不是蓝二哥哥,不是蓝湛。我确信,蓝湛不会这么温柔。


 


但这日子实在太好,好到我不想纠结那么多,不想知道他是否识破了夷陵老祖的身份。我从地底下钻了出来,从流星变成了一颗卧在松柏旁边的小石头。我便不是那把剑了,也不是天下苍生的侠。我只是一颗石头,陪着松柏,看世间沧海桑田,闻天下物是人非。


 


哎,平平淡淡也挺好的。


 


夜深人静,我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那是一朵花在崖洞深处慢慢地长,他从12岁的魏无羡长到了13年后的莫玄羽身上。它还没死,它即将破土而出,告诉所有人。


 


年少轻狂,彼时彼刻,我竟已经倾心于你。


 


如果没有金光瑶的计谋,它可以长到万万年之后,最后随着人死心灭而枯萎。但是世事无常,正如谁也不知道我丢失了金丹一样,谁也不知道平日里伶俐讨巧的敛芳尊藏着那么巨大的一颗野心。我以为我要死了,便要让这喜欢公之于众。我想起那个以为他忘记了女孩的凶尸,他的双目已经没有眼球,但他依然哽咽,悔恨往世一生。


 


我不想那样。


 


它从一个小花变成了一颗炸弹,直直飞向了我的蓝二哥哥。我说,我喜欢你,但我没有说我藏着这句话藏了多久。蓝二哥哥的眼睛还是那样好看,他的眼睛先他的语言一步告诉我,他也是。


 


喜悦是电闪雷鸣穿透了我的身体,我死了然后又活过来,重复了三千六百五十三次重生。我的内心经历了春夏秋冬,最后停留在春天,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我在花海中跑,我回到了少年,我十二岁,我想去爱去恨去肆意妄为地斩便天下的不平。


 


我肯定傻笑了,就像往事里坐在莲花坞的房顶上喝酒。我醉了,我从莫玄羽回到了魏无羡。


 


那个时候,醉醒了便是大好的时光,我坐在马车上朝姑苏张望,听闻那里的人有多么多么的好,而我只想找一伴侣相依到老。


 


便是喜欢了,便是一喜欢就是一生。


 


5.


 


我姓莫,叫玄羽。我也姓魏,叫无羡。我想找那个乱葬岗的老铁凶尸们再玩那个看尽前生的游戏,看看我的前生是什么样的。


 


我想,在痛不欲生与支离破碎之间,穿过重重不堪回首的往事,从可悲到可爱的艳阳,你定能看到一株从未枯萎的花朵,它不畏艰难越加盛放,而最初,是一个遇见埋下了他的种子。


 


我随众人进了蓝家的大门,而他站在高处与其他弟子一起。


 


仿佛迎娶过门的新娘。


 


我喜欢他六千五百七十三天,一分两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Fin



评论

热度(1603)

  1. 顾耳白胖 转载了此文字
  2. 顾耳白胖 转载了此文字